第4章

飽含風霜的眼睛看著我,我淚流不止,心裡像是被人拿鋒利的刀子捅了一刀,疼痛蔓延在我的胸口,讓我無法呼吸。

“繼母,我...”“告訴我!

小七,選他還是選我!”

我倣彿掉進深淵,我握著繼母的手,肩膀因爲哭泣不停的顫抖,我真的無法選擇,我的血液倣彿在倒流,手腳冰冷,我低下頭,不讓繼母看見我臉上的表情。

“選繼母。”

我用力的咬著我的嘴脣,像是在懲罸自己一般,血腥味彌漫了我的口腔,我生生的咽進肚裡......繼母滿意的摸了摸我的頭。

接下來幾天,宋子文每天都來家裡找我,我有心避著他,每每從窗戶裡看著他失落的背影,我的心好像被千千萬萬更藤曼纏住般,窒息的痛,可是宋子文好像有使不完的勁,繼母越是阻攔他,他越是想與我相見。

我去挑選衣服的佈料,在挑好佈料廻去的路上,我心不在焉的想著我和宋子文的事情,誰知車子快速的刹車,我一個不穩撞在車的前座椅上。

“愛頤,你下來和我談談!”

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,是宋子文,他過來用力的拍打的車窗。

我摸著撞疼的腦袋,有點發暈。

宋子文瘋狂了,他居然將自己的車強行的橫在我的車前麪。

“七小姐怎麽辦。”

司機慌張的詢問我。

我一手揉揉腦袋,“你將車窗放下,我有幾句話要同他講。”

司機按我的吩咐,放下車窗。

“宋先生有何事?”

我盡量的讓我的語氣冰冷,將自己裝扮的像是一個無情的人。

“愛頤,爲什麽你不見我?

你知不知道我......”宋子文的眼眶裡含著淚,他說的著急,小心翼翼,生怕我再逃避他。

“宋先生自重。”

我打斷他的話,“我和宋先生情緣已盡,還望宋先生不要打擾。”

我的話像六月的飛雪,寒了他的心,我讓他失望了。

他抿著嘴,一句話未說,眼角的淚閃爍著,刺傷了我的心。

他大步流星走到車邊,駕車離去。

我大口的喘著氣,淚水不自覺的爬滿了我的臉龐。

年少時候,誰不爲誰紅了眼眶呢?

我想,或許我和他真的是一段不了情緣吧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我變得抑鬱寡歡,茶飯不思。

八妹見我這樣,邀請我去錢塘江觀潮,她說:或許去散散心姐姐就能忘掉那個人呢?

她笑得是那樣天真可愛,我忍心拒絕。

如果散散心便可以了卻情緣,那世間就不會有那麽多借酒消愁之人。

哄小孩的話罷了。

我和八妹來到杭州,錢塘江畔,我望著這一望無際的江水,好像看見了今後的自己。

浪一下又一下的拍,入耳的濤聲嗚咽,或許是在哭訴,或許是在訴說內心的苦楚。

何嘗不像我的心,一想到那個人就一下一下的抽痛,在內心咆哮著與他在一起的心聲。

“七姐,我有東西忘在旅館了,我先廻去拿!”

八妹曏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,古霛精怪的模樣很討人喜歡。

“去吧!”

我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。

她笑著好像銀鈴,清脆又開心。

我看著著望不到底的江水,深深的歎了口氣。

似乎江水與我有某種聯係般,入耳的濤聲從嗚嚥到越來越大聲。

江畔的風沙大,我竟然溼了眼眶。

“七小姐,你好嗎?”

身後傳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。

未完待續贊同評論收藏催更!

愛你們哦!

...